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千金-益母颗粒紅河夫妻倆3種菌混炒吃中毒20多天花37

发布时间:2020-02-15 05:20:14

红河夫妻俩3种菌混炒吃中毒 20多天花37万仍未脱险

兄妹俩在重症监护室外焦急等待探望父母实习生 肖攀 摄

上周五,本报收到一封特别的读者来信拆开信封,两页信签内夹着几张医院的催款单,来信者叫张龙,刚刚大学毕业,他为误食毒菌子的父母求助“患者已欠费,药房未发药”,张龙在信中写道,“我和妹妹守在医院,都不知道这些天是怎么过来的,怕没有消息,但更怕不好的消息,每每看到催款单他的心像刀绞一样,父母在重症监护室抢救了20多天,四处借来的30多万都花光了,可是父母的身体还不见好转,恳求好心人帮帮我们一家”

24岁农村小伙发出求助信

张龙在信中说,他是一个来自红河哈尼族彝族自治州弥勒县24岁的农村小伙,一家四口住在弥勒县朋普镇,父亲原本是一名教师,母亲在当地小学食堂里帮忙,家中还有一个小他3岁的妹妹妹妹因为在高考前检查出疾病而放弃了上大学的机会,这对一个原本就不宽裕的家庭来说,是雪上加霜为了供他上大学,也为了医好妹妹,父母带着女儿到宜良一个矿山打工,边打工边攒钱治病

虽然生活贫困,1年间聚少离多,但苦难压不垮这个有爱的家张龙在学校努力学习,毕业后更是为了回来侍奉父母而辞去了在西安的工作,找到了一份从事环境科学的工作他原本以为终于可以让父母好好享清福,可就在不久前,一个突如其来的意外彻底击垮了这个原本就清贫艰辛的家

中毒致多器官严重衰竭

张龙的妹妹回忆,7月4日18时左右,父母和当地一位姓朱的老人到山上采菌子,他们在山上采了青头菌、见手青和另外一种当地人称黑碳菌(音)一共3种黑碳菌呈灰黑色,形状偏小,捏上去有点硬圆圆的伞帽中间是凹陷的,伞内齿间距比其他菌子要宽父母以前从来没见过这种菌子,但朱师傅是当地人,他说可以吃,于是3人便也一起采了来

第二天晚饭,张龙的母亲把3种菌子混在一起,放了青椒和大蒜一起炒,夫妻二人及朱师傅一同吃了晚饭

放下碗筷,朱师傅便感觉舌头有些发麻,呕吐不止张龙的父母身体并没觉察出不适,两人赶忙把老朱送到了宜良县竹山镇卫生所,催吐后仍不见好转,又连夜转院到昆明医治

朱师傅转院到昆明后,张龙父母才出现身体不适“爸妈身上疼得全身流汗,还不停地喊口渴”张龙说,之后他父母身体的不良反应越来越严重全身疼痛,呼吸不畅,“经诊断,医生说都是急性菌中毒医生说我爸妈的肺部和肾脏功能近80%衰竭,而且基本上已经不能恢复了”

已花37万元仍不好转

从7月5日至今,20多天的时间,张龙父母的情况一直没有好转,反而有恶化的趋势,至今仍在重症监护室等待救治,他只能一人坚强地面对,在妹妹面前,他从不掉一滴眼泪,但医药费已经花了37万元左右,面对催款单,他感到十分无助

对于爸妈中毒的原因,张龙一直很疑惑:“我妈做餐饮工作已经有十几年了,每次炒菌之前都会用水煮,然后再放油、蒜来炒,肯定是炒熟了那天我爸妈和那个朱师傅都吃了菌子,但朱师傅20日已经出院了,我爸妈却到现在还是没有意识,也不能讲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张龙猜测,朱师傅可能因为牙口不好,吃得也不多,而且催吐及时所以中毒情况不太严重

“每天父母都要做血液透析和血浆置换,一天最少都要花三四千元从住院到现在,病危通知书我都收到好几张了”25日下午,张龙的母亲做了一次手术,但医生告诉他目前父母二人还是没有脱离生命危险,情况不容乐观

已停药 希望好心人帮帮忙

“家里经济条件原本就不好,亲戚想尽办法东拼西凑给了4万元,我的大学同学和朋友也给我捐了3.5万多元,可这些还是杯水车薪,我父母的药已经停了好几天”说到这里,这个24岁的大小伙忍不住掉下了眼泪

张龙告诉,医药费大部分是以他和妹妹的名义向付老板借的,分4次共借了22万元,“家里亲戚有的劝我们放弃,怕万一治不好留给我们兄妹的只是还不完的人情和债务可那是我的爸妈啊他们才50多岁,那怕只有一丝希望我也一定会救”

“他爸爸妈妈都是很好的人,出了这么大的事,我们也会尽我们所能去帮助他们,我以前开安全会的时候也说过让他们注意食品安全,所以对于这个意外我们都很遗憾”矿山老板付先生说,前几天,他还带着工友去看望了张龙的父母,并给他们献了血,如果还需要帮忙,工友们一定会想办法帮助,但也希望更多的好心人给予帮助

春城晚报 陈筑凌 实习生 李由 代迪

中药治皮肤瘙痒
更年期怎么调理比较好
鲁南制药舒尔佳减肥药效果好吗
枕秃和佝偻病的区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