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中餐申遗是否要高大上

发布时间:2020-02-15 08:44:31
中餐申遗是否要“高大上 ”?

眼睛向“上”:不够务实    其实第四批 非遗项目中有关热干面、火锅等项目的落选,甚至媒体热炒的烤鸭代表中国饮食申遗和八大菜系等,我们能看到中国饮食文化申遗实践中眼睛向“上”的倾向。向“上”只看到八大菜系,只看到市场化程度高、名气大的项目;向“上”只看到非遗这个称号的荣誉光环和由此带来的各种好处。归根结底是中国饮食文化申遗实践中“求上”的功利化和浮躁性。    一方面是作为申报主体的地方和相关组织或企业的“嫌贫爱富”倾向:一则表现在地方 重视短期绩效,虽然强调要对非物质文化遗产进行保护抢救,但在实际申报中,往往会因为有些饮食项目市场利益不多或申报资料搜集整理有难度而放弃申报,而一些商业市场运作好的饮食项目或可作政绩,而又谈不上亟须保护抢救的项目却拼命申报。二则表现在申报主体的浮躁与商业炒作。目前饮食非遗项目大多以制作技艺类为主,企业利益的诉求是重要推手。饮食制作技艺后面不仅有传承人,也有国内餐饮、酒茶和工业食品行业的利益诉求。对这些项目,申遗路径往往是先有企业利益推动、后有遗产和传承人申报,进而实现申遗成功。    另一方面在申遗标准和评审把关上也曾出现功利化倾向, 明显的就是强势经济文化对非遗名录资源的过分侵占。譬如少数民族的饮食类非遗项目,以为例,目前入选国家名录的饮食类非遗项目不是在人数集中的宁夏、甘肃,而是在北京, 典型的“牛羊肉烹饪技艺”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称号是由北京的东来顺,月盛斋和鸿宾楼三家 企业获得。而且每批 非遗名录公布时,总能听到来自民众对某市场知名度很高的饮食项目未能入选的抱怨和质疑。    所幸目前这种倾向在国家层面有了可喜变化,回归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濒危文化样式和渐渐退出人类生活的那些民族记忆”的原则。第四批国家非遗名录中,申遗大热门、市场活跃度高的武汉热干面、重庆火锅项目落选,而历史悠久但传承情况不太理想、亟待进行保护的上海本帮菜、朝鲜族泡菜、云南蒙自过桥米线和辽菜烹饪技艺等饮食项目成功入选就是更好的例证。其实从世界非遗项目来看,保护濒危和亟待保护是一直以来坚持的原则,如我国 个入选世界非遗代表作的是发源于14世纪、日渐衰落的昆曲(2001年入选),而我们熟知的国粹京剧是在昆曲入选非遗10年后的2010年才成为世界非遗代表作的。    中国申遗视角需要“小”“确”“幸”    中国饮食文化非物质文化遗产在申遗及保护传承中存在的“高大上”问题,对比世界饮食类非遗的实践,我们需要从民众情怀、世界眼光和非遗本质去重新审视我们申遗视角,“小确幸”或许是我们可以尝试的全新思路。    百度词条给出的“小确幸”解释是:“它们是生活中小小的幸运与快乐,是流淌在生活的每个瞬间且稍纵即逝的美好,是内心的宽容与满足,是对人生的感恩和珍惜”。 奇妙的莫过于“确”字,汉语字典有两个字义,一为“真实、实在”,二为“坚固,固定”。结合联合国非遗标准和饮食类世界非遗的特点,“小确幸”为我们提供了绝佳的申遗思路和申遗视角:从具有 广泛却 微不足道的民众生活中,找寻 真实、 实在, 有坚固民众基础, 能充分体现民众温暖、幸福、满足、希望的饮食文化内容,应该是一条能充分体现饮食文化的进步认同共享原则的可行路径。

止咳药不含防腐剂效果咋样
小孩补钙什么牌子好
云香祛风止痛酊禁忌
小孩子怎么补充维生素D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