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法官一些环境污染受害者取证几乎不可能完成

发布时间:2019-09-22 17:44:14

  法官:一些环境污染受害者取证“几乎不可能完成”

  事情得从1999年说起。当年,张某承包了某地的90亩耕地,承包期至2013年12月,主要用于种植葡萄。2012年5月,张某发现,距离承包地不足500米处突然冒出一个工地。没过多久,一家工厂在工地上建成并开始生产,生产的产品是减水剂。不懂化工的张某一直没在意。直到工厂生产后,张某和周围农户才发现不对劲儿, 总闻到一股怪味,还刺鼻,喉咙都不舒服 。

  两个月后,他们发现更大的问题。 我家的葡萄叶颜色都变了,还缩到一块儿,接着就是大片大片地脱落。 张某说,他觉得葡萄 得病 与从工厂出来的刺鼻气味有直接关系,随即投诉到环保部门。2012年8月,工厂停工。2012年9月,张某种植的葡萄有53亩绝收。

  葡萄绝收与工厂排出的化学物质有直接关系,就是 它 杀死了我的葡萄。 张某将该公司诉至乌市新市区人民法院,并委托新疆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农林牧司法鉴定中心进行司法鉴定。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 工厂排放的污染物中含有多环芳烃(萘)化合物,张某种植的葡萄减产与工厂排污行为有因果关系。 工厂对此鉴定结论不服,要求重新鉴定。该司法鉴定中心做出复核鉴定报告,维持原来认定意见。

  环境污染属于特殊侵权行为,其损害赔偿适用无过错原则。 此案二审法官、乌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审判长金波说,因此双方均有举证。诉讼期间,工厂找来人证和各种理由来证明工厂排放的污染物与葡萄绝收没有因果关系。 张某拿出了司法鉴定意见报告,另外一个关键证据是一、二审法院均查明,工厂没有办理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手续,无法排除不存在环境污染的行为。同时,在二审审理过程中,工厂仅凭两位证人的证言证实排污与葡萄绝收没有因果关系,显然举证不足,要承担举证不利的后果。

  2014年6月,乌市中院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判定工厂赔偿张某损失43万余元。

  据悉,从去年年初至今年3月,乌市两级法院共审理环境保护案306起,审结297起。

  环境污染鉴定存难点

  从张某这起案件可以看出, 环保诉讼,难在证据的收集 。张某这个案例 特殊 ,是因为葡萄叶子可检测,葡萄不挂果可见,工厂没有环评就开工可查,而有些环境污染案则很难取证。

  金波举例说: 上游的企业排污导致下游鱼塘的鱼死了,可检测后发现水质达标,不至于杀死鱼。这是因为河流不停流动,有些微量元素只有累积到一定量才会被检测出来,这种证据的取得就比较难。

  河流死鱼、庄稼绝收,葡萄减产、身体疾病 在诉讼中,这些后果是否与企业排污有直接因果关系,需要证据来证明。而对于一些环境污染受害者来说,搜集证据几乎是一项 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

  这种证据的取得需要专业环境污染检测机构来完成,而且是权威检测机构。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民一庭副庭长谭婷在接受

NBA
悬疑灵异
恐怖笑话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