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谢亚龙妻子求助书交总局盼治病子女上学得照

发布时间:2019-07-08 22:16:20

谢亚龙妻子求助书交总局盼治病子女上学得照顾

谢亚龙案庭审结束后,各方都在按照司法程序完成庭审后的工作,谢亚龙和律师这段时间能够做的似乎不多,上周所有人都度过了庭审后的第一个五一假期,据从总局方面了解,在五一假期过后上班的第一天,谢亚龙的爱人李益群向就职的总局科研所党委和总局党组递交了一份求助书。

内外交困之下写求助书

谢亚龙出事后,李益群本来就有尿毒症,因此在内外交困下,加重了病情,过去一年半时间里,李益群在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正常工作和治疗,过着半封闭的生活,从媒体了解到庭审中谢亚龙的辩护后,李益群对未来的工作、治疗和生活也感觉有些无助,或许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李益群向就职的国家体育总局科研所发出了这封求助书。

据了解,大约在5月2日五一假期结束恢复上班后,李益群向科研所党委递交了这封信,李益群也是党员,同时希望能够转交总局机关党委。求助书这样写道:求助书:本人系谢亚龙妻子李益群,我以一名共产党员和国家体育总局普通职工的身份向组织反映情况,请求帮助:因谢亚龙案子,我的生活和工作受到明显干扰。请组织在知道基本情况的基础上,予以帮助。李益群在信中还具体提到了希望在她的生活、治病、工作以及儿子就学、生活方面得到帮助。

由于求助书并没有写明李益群的生活和工作受到了何种明显干扰,暂不知她写求助书背后的原因,李益群目前的尿毒症已至晚期,必须一周做三次血液透析,这已经是非常严重的身体状况了,谢亚龙和李益群的儿子目前在国外读书,究竟是回国还是继续留洋,也因为谢亚龙案受到影响,在此之下,据猜测,李益群写求助书是希望得到组织的帮助,能够让母子二人工作、学习和生活有一个基本的保障。

李益群:体育总局才女

李益群所在的总局科研所在总局内只是一个负责体育科研工作的机构,在总局范围内对下属生活方面的照顾并无太多的权限,在国家体育总局内下设有直属机关党委主要就是负责总局各司局、中心和其他部门领导、运动队的党员生活等,属于一个服务性较强的单位,因此接到求助书后,科研所党委和党组会按照例行的工作程序,将李益群的求助书转发给直属机关党委,这是总局一个能够起到后勤保障作用的专业机构。

据悉李益群有着多年的党龄,她在北体大研究生部获教育学硕士学位,在国家体育总局科研所工作,先后在运动训练教研室、科研处、竞技体育中心任代主任、代处长,后在体育社科中心从事科研工作。直至成为国家体育总局科研所竞技体育中心副研究员,李益群成了处级干部。

李益群是一个多年从事博弈理论研究的学者,她发现并命名的克拉克现象已经成为中国奥运战略的指导性纲领。2002年,谢亚龙和李益群合写了一本长达261页的《体育博弈论》,至今都是体育研究方面的经典,还写过《澳门体育发展》等书,在体育总局内部,李益群也被认为是才女,只是目前这个状况,估计她难以专注于科研成果的研发了。  (来源:山东商报)

有赞微商城注册手续
怎么判断seo公司哪家好
微店网页入口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