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荒兽主宰 第六百六十三章 力定乾坤

发布时间:2019-10-12 21:01:39

荒兽主宰 第六百六十三章 力定乾坤

“这……我是不是看错了,就这么简单,那头不可一世的六指青鹰,就被姓燕的小子给收了么?”

一名宗派的年轻天骄,使劲地揉了揉眼睛,用力地拍了拍脑袋,他总感觉眼前这一切,仿佛是在做梦,太不真实,与他以前的见识,实在相去甚远。

先前那名赌燕澜会胜白无欲的独眼修士,此刻也是身体僵直,在他身后,数名优秀弟子更是面面相觑。

独眼修士喃喃道:“我以为那小子先胜白无欲一局,就是终点,我侥幸赢得细眉老鬼那把赌局,获得了这柄宝剑。没想到,那小子会一路走到这一步,在看似绝路的境地中,硬是闯出一条血路。细眉老鬼,这下你输得心服口服了吧。”

独眼修士对自己的侥幸取胜颇为自得,瞥了瞥身旁的细眉老者,只见细眉老者一对眼珠子瞪得滚圆,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

细眉老者察觉到独眼修士在看他,他强装作没有察觉,心中却是如万马奔腾:“他娘的,这燕姓小子居然这么妖孽,早知道如此,我还赌个屁啊!不过,先前那么明显的实力悬殊,独眼那厮居然敢一口咬定燕姓小子不会输,该不会是他们两个联合起来,诓骗我的吧!”

细眉老者暗暗皱了皱他那对细若女子的双眉,旋即轻轻摇了摇头

,心道:“罢了,如此妖异的天骄少年,独眼那老鬼,应是没资格攀附,只能怪我自己眼拙,白白让他占了一把便宜。”

“唳……”

六指青鹰猛一振翅,继而暴然嘶鸣,这声嘶鸣,融汇了异兽紫麟的兽魂之威。

嘶鸣之声,如海浪般四面卷开。

万里之外,上千修士好似被雷击中了一般,陡然像潮水一般朝后方疾退。

元婴期修士直接魂魄受创。后退数千丈;

即便是三衍婴变期的强者,都是魂魄震荡,后退足足数十步。

所有人的脸上,不可思议中又加了一股恐惧。

“太强了。这六指青鹰,到了燕姓小子手中,怎会突然变得这般强悍,简直不符常理。”

众修竭力稳住了身形,他们的目力与灵识。始终凝注在万里之遥的燕澜身上。

……

此刻,悟色已经落到白无欲身前千丈处,面色又恢复至以往那般淡然。

燕澜势如闪电,也落到了悟色身侧。

白无欲神色变幻不定,他传音问陈蛟道:“陈蛟,怎会如此?”

陈蛟面色惨白,怔怔而立,居然对白无欲的传音问话毫无知觉,直到白无欲重重哼了一声,陈蛟才清醒过来。面容扭曲道:“弟子不知,只是知晓,燕澜小儿此前就有驯兽神通,却未料到,竟有这般厉害,连六指青鹰都可强行抹去魂印,进而掌控。”

白宗四名长老更是惊骇不已,甚至连燕澜来到他们身前千丈处,都未能及时做到防御准备。

就在此刻,距离燕澜十万里之外。一道身影静矗半空,在他背后,斜插着一柄断尺,此尺有一臂之长。通体漆黑如墨,神识扫视,毫无波动,仿若凡物。

此人气息内敛,看不出修为波动,面相也无出奇。只是两道眉毛,却是左黑右白,颇为妖异。

若是陈墨还活着,定会认出此人便是他的师尊,也是他在驯兽联盟的后台――断尺惊虹。

断尺惊虹的神识,霸道地扫过十几万里距离,尽数落到燕澜万丈之外,并未直接落到燕澜身上,他的目光之中,精芒闪烁,不知在打着什么主意。

……

燕澜脚踏六指青鹰,目视白无欲,眼中怒芒沸腾。他缓缓祭出雷剑,朝白无欲断然喝道:“白无欲,陈蛟,尔等逼迫至此,今日燕某不杀你,万里之外数千修士,定会耻笑燕某。”

话语刚毕,燕澜不再多言,因为他暴虐的杀意,已经如怒涛狂涌般地席卷而去。

一人四兽,带着滔天的杀意,将白无欲六人围困。

燕澜更是一跃而起,雷剑闪耀千丈雷罡,如同雷柱崩塌,朝白无欲六人轰落。

三头金鳞王蟒,也同时祭出数道金鳞风暴。

六指青鹰双爪一探,两道青芒闪烁的利爪,宛如离弦之箭,直朝白宗长老抓去。

这两道利爪,非是青鹰本体的利爪。

先前青鹰靠本体利爪来攻击燕澜,便是断定它凝聚的利爪能量,对燕澜构不成威胁,故只好出动本体利爪。

白宗四名长老,当即咆哮连连,身体分落四个方位,祭起强悍的防御。

“轰轰轰……”

金鳞风暴将白宗四老的防御,摧毁得摇摇欲坠。

六指青鹰的青爪霸道而过,直接像撕纸一般破开四老防御,将他们四人捏得神形俱灭。不过,白宗四老身上的储戒,却是化作四道流光,落到燕澜腕中芥子镯内。

“掌门救我!”

陈蛟望着劈头而下的燕澜剑罡,心神剧颤,尤其是看到白宗四老瞬间毁灭,更是吓得魂飞魄散。

这一刻,陈蛟悔啊,后悔当初在燕澜一众踏入融城之时,就不该贪恋美色,招惹燕澜。

曾经,有不少前辈明里暗里提醒过陈蛟,不要一见美色就去招惹,否则很可能命断于美色之上。

陈蛟那时意气风发,在融城呼风唤雨,何曾想过自己会落魄到这般境地。

白无欲身体之内,气息本就凌乱,自己尚且不保,哪有工夫管陈蛟。

就在燕澜剑罡倾落那一刻,白无欲猛一咬牙,掏出一枚灵符,灵符耀芒一闪,白无欲竟消失无踪。

“啊!”

陈蛟一声惨叫,随即灰飞烟灭,惟剩一枚储戒,朝燕澜手腕飞来。

“白无欲,没想到你逃脱的本事,比白烟炽烽还要强上数分。但是,你此刻逃脱,除非你隐姓埋名,远遁山谷,别让我找到你,否则,莫怪我取你性命。”

燕澜重重松了口气,收起雷剑,嘴角冷冷一笑,他知晓,以白无欲睚眦必报的个性,绝对不甘龟缩一辈子。

“哈哈,有燕兄出手,果然高枕无忧,下一次,小僧可不会再这般紧张失措,损了小僧淡定自若的威仪。”

悟色踏空而来,爽朗而笑,猛地一拍燕澜肩膀。

燕澜也是一手按在悟色肩上,笑道:“若非悟色大哥出手,此刻恐怕唯我独活。”

说着,燕澜朝四面八方看了看,魂力扫过方圆数万里区域,没有察觉什么可疑人物,继续道:“悟色大哥,此战已了,却有一个漏之鱼,此为遗憾。庆幸的是,大家都还活着,活着真好。”

悟色点头一笑,目光澄然。

万里之外,上千修士遥望着互搭着肩膀的两名年轻修士,皆是原地站立,久久不语。(未完待续。)

晋中牛皮癣医院哪家最好
吐鲁番白癜风医院有哪些
滨州牛皮癣医院
晋中牛皮癣治疗方法
吐鲁番白癜风治疗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