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符道巅峰 第七百二十三章 真伪之疑

发布时间:2019-09-25 19:39:19

符道巅峰 第七百二十三章 真伪之疑

“傲雪很好,她虽然受伤,但并无性命危险,”

面对着询问,冷战也是笑道:“小女此次能够脱险多亏了你,冷某再此先行谢过,改天定当重礼相谢,”

但石飞羽听到这番话,双眸却是暮然圆睁,一头雾水,

如果自己沒有记错,冷傲雪应该是掉入那虚无之中,难道她最后逃了出來,

想到此处,石飞羽心神一变,见那冷战已经带着冷寒梅腾空而去,便一把抓住魔虎,问道:“冷傲雪什么时候回來的,她现在何处,”

也不怪他会产生怀疑,在那焚魔殿外,他曾亲眼看着冷傲雪身受重伤,掉入虚无之中,

如今突闻冷傲雪竟然先自己一步回來,而且伤势并无大碍,这其中怕是另有原因,

魔王界内处处透着诡异,如果冷傲雪真的活着,又为何不在那焚魔殿外等候,竟自己一个人逃了出來,

“难道这个冷傲雪是……”

心中莫名一寒,石飞羽抓着魔虎的手掌,都是悄然加大了力道,

“傲雪出來之后便移居影月岛zǐ雾峰修养,现在已无大碍,”

似是察觉出他脸色有异,魔虎说话中,目光带着一丝疑惑,

可沒等开口,石飞羽就以催促道:“快带我去看看,”

“这……”

原本按照冷战的意思,是让他先去休息,不过魔虎此刻显然也发现石飞羽并不像是在玩笑,脸色一变,道:“怎么了,”

“先去看过再说,”

然而石飞羽并未回答,身形立即破空,向着那魔皇宫山顶悬崖掠去,

见此情形,魔虎也知道其中必然是出了什么差错,急忙在前领路,

望着他们二人远去的背影,许多魔皇宫弟子心中都充满了不解,有的人则在暗暗揣测石飞羽跟冷傲雪的关系,

而更多的人,则是在讨论石飞羽是否见到了那无尽深渊中的魔神像,

“就凭他也想靠近魔神像,”

正当众人如火如荼议论纷纷时,那冷锋鼻子里则哼了一声,随之怒道:“怕是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才找到了二小姐,这样的人也值得你们去关注,”

听着冷锋那略带刻薄的话语,众弟子心中凛然,纷纷四散而去,

“魔皇宫只有一个人能继任宫主之位,你只不过是个外來者,又有何资格与我争夺,”

眼见众人怕惹祸上身急忙离开,冷锋心头不屑一笑,双拳随之缓缓紧握起來:“回魂井因该要出现了吧,呵呵,到时候我会让你明白谁才是这魔皇宫未來的主人,”

放下冷锋暂且不提,沿途无心欣赏这西北大陆美景,石飞羽跟着魔虎一路狂掠,不久便是感到了那里,

这座小岛占地面积不大,位于魔皇宫偏北方向的一片海域之中,两岸相望,不足百里,

在岛上,只有一座孤峰,峰顶终年被风雪笼罩,

路上,魔虎曾问起了经过,石飞羽也并未告诉他自己登上焚魔殿内祭坛,只是简单讲述了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

倒不是他不敢相信魔虎,只是焚魔殿内那位中年男子曾经有所嘱托,不许向天魔族人透露他被困的消息,

既然连天魔族人都不能说,又如何告诉魔虎,

再者,冷傲雪的事情多有疑虑,现在连他都无法确定那移居zǐ雾峰之人,是否真的是冷傲雪,

这件事情毕竟太过蹊跷,除非亲眼证实,否则石飞羽也不敢妄下定论,

二人來到峰顶迎着漫天风雪走进那几间木屋,一番寻找之后,竟沒有发现冷傲雪,

“难道已经逃走,”

石飞羽眉头微皱,磅礴神魂之力顺势离体而出,将整座小岛都是囊括其内,

不久便发现在那木屋后的温泉中,有着一位肌肤雪白的少女露了出來,神情恼怒,

知道她已经发现自己窥探,石飞羽立即收回神魂之力默默等候,

几个呼吸后,少女便身着一袭白裙走了进來,

当她看到魔虎先是一怔,随之才发现石飞羽也在,双眸一亮,道:“你……你还活着,”

“当然活着,倒是你……”

缓步上前,目光直视着少女,石飞羽猛的一把抓在其皓腕之上:“你是谁,”

这般变故,也让魔虎心神一颤,立即提高了警惕,

但少女面对他的询问,却是露出一丝惊讶,不过随后脸色便慢慢沉了下來:“什么意思,”

“我亲眼看着你死在魔王界内,你又是怎么活过來的,”

掌心源力狂涌,石飞羽猛的厉声喝问,

听到喝问,最先反应过來的并非冷傲雪,而是魔虎,

双眼骤然圆睁,魔虎惊道:“小子,你刚才说傲雪死了,那她现在……”

“这也是我想知道的,”

目光微寒,石飞羽沒有理会魔虎的惊讶,而是继续逼问道:“为何要冒充冷傲雪,”

在他这般逼问下,冷傲雪终是恼怒,猛然将皓腕从其手中挣脱出來,叱道:“谁说我死了,”

神色一变

符道巅峰  第七百二十三章 真伪之疑

,石飞羽则有些不太确定:“你沒死,”

“当然沒有,你见过死人还能站着说话么,”

对他的怀疑异常恼怒,冷傲雪愤然反问了一句,

不料石飞羽则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见过,”

若是沒有进入那焚魔殿,他还真不好回答这个问題,但是自从遇见祭坛上那不知死了多少年的中年男子之后,石飞羽的观念也随之被其颠覆,

不知如何开口,冷傲雪索性脸色一沉:“一派胡言,如果你今天是來探望我的,我自然欢迎,如果你是闲的无聊前來拿我寻开心,还请出去,”

从一开始询问,石飞羽就在暗暗观察她的脸色,直到此刻都未曾发现丝毫慌乱,心中愈发不敢肯定这就是假的冷傲雪,

尤其是眼前之人说话语气神态,都跟冷傲雪如出一辙,不得不让他对自己的推测产生怀疑,

但拿她开心之事倒也实属冤枉,毕竟冷傲雪能够活着出來太过蹊跷,自然要问个清楚,

“你在无尽深渊中得到了一种什么武学,”

目光一闪,石飞羽并未就此罢休,而是绕开了关键,暗中设下圈套,

如果冷傲雪说沒有,或者又回答出某种武学的名字,那么这个人必然就是假的,

但结果却再次让他为之惊愕,

“你说的可是通灵卷,”

听到了这般答案,石飞羽心中就不由得松了口气:“你真的是冷傲雪,”

“废话,”

俏脸微寒,对于他的怀疑,冷傲雪依旧怀恨在心,银牙轻咬,

见此,石飞羽立即换了一幅笑脸:“你是怎么活着出來的,我明明看见你掉入了那虚无之中,”

而站在一旁的魔虎,抬手抹了把冷汗,

刚才看似寥寥几句,让他这位轮回镜强者都是跟着心惊肉跳,

若冷傲雪真是假的,事情恐怕就沒有那么简单,至少以冷战的性子,绝不会将另一个女儿丢在魔王界内不管,

而且魔虎还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到了一个让自己震惊的消息,无尽深渊,虚无之中,

同样进入过魔王界的他,自然明白这个词代表着什么,

当初,冷傲雪出來之后,只是摇了摇头,也不跟任何人说话,径直搬到了这影月岛,

知道此次营救冷寒梅的任务又以失败告终,所有人都不敢询问,甚至连冷战也仅是叹了口气,由着她独自离去,

但魔虎万万沒有料到,这两个人进入魔王界,居然有如此遭遇,而且还去了那连他都是难以靠近的无尽深渊,

这时,冷傲雪心中怒气也消了一半,猛的抬眼盯着他,哼道:“关你什么事,”

“这……”

石飞羽有心开口,不过心里还是对她略有怀疑,便笑道:“随便问问,”

见此,冷傲雪才娓娓道來,将自己受伤之后如何脱困的经过讲述了一遍,

不过等石飞羽听完之后,心头却是暗暗皱眉,

掉入虚无之中,冷傲雪原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但是过了许久,她发现在那虚无之中,有着一股异常庞大的绚丽洪流,

就在她心中为之惊讶不已时,那洪流突然爆发,将她卷入其中,

等她再次恢复意识,发现自己居然出现在那魔王界的入口处,

心知就算自己能够返回去,也未必打得过那守护魔神像的金焰身影,冷傲雪索性顺着入口离开了魔王界,

“绚丽洪流,难道是那魔光幻影,”

眼角轻轻抽搐着,石飞羽压下心头怒气,追问了一句,

而在他心里却在暗自腹诽:“这个女人还真是无情无义,明知道我还在里面,居然选择独自离开,真亏她做的出來,”

不过随后一想,石飞羽就以释然,

若是换做冷寒梅,必然会去寻找自己,但按照冷傲雪的性子,她是绝对不会这么去做,

“我以为你已经……所以就沒有返回找你,而且当时我的伤……”

仿佛是看出了他心中有些不爽,冷傲雪解释了一句,

不过随后似是想起了正事,双眸一黯:“我爹他是不是已经……”

在魔王界无尽深渊之内,她可是亲自领教过那虚无中守护魔神像的金焰身影实力,

一招,仅仅一招便让她险些丧命,现在回忆起來都会心有余悸,

就算石飞羽实力强过自己,冷傲雪也不相信他能走到那魔神像前,

而石飞羽现在回來,怕也是前來求救,

或许是因为她深知那金焰身影的恐怖,才出來之后不敢告诉自己爹爹有关冷寒梅的任何消息,

如今,这件事情怕是想瞒也不住,

但石飞羽给出的答案,则让她心脏差点骤停,一口气憋在了胸腔之中:“你爹已经带着寒梅前去救治,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传來,”

“什么,”

暮然抬头,双眸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少年,冷傲雪目光惊讶的道:“你刚才可是说……说寒梅已经被救出來了,”

只不过等到石飞羽点头,她才缓缓转身离去……

河北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河北好的癫痫病医院
河北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河北治疗癫痫病方法
河北治疗癫痫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