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谁敢上盗版谁就是傻瓜

发布时间:2019-10-09 19:04:57

近来,中国几乎所有大型视频站都卷入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去盗版化混战,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从优酷、土豆,到中国络视频反盗版联盟成员搜狐、激动全都有了新的双重身份即版权诉讼的被告和原告。版权方和盗版方的这场&脑瘫言语功差ldquo;猫鼠游戏正愈演愈烈。对于中国所有视频站来说,广电总局、风险投资、影视版权三方正为其套上越来越牢的紧箍咒。坏消息是,2009年3月,虽然广电总局下发了《关于加强互联视听节目内容管理的通知》,称将更严格地对视频站中的影视内容进行控制;但同年8月,世界贸易组织(WTO)仍裁定中国在与美国有关版权保护的一项长期纠纷中败诉,这表明海外版权主还在不遗余力地向国内包括视频站在内的机构和企业施加压力。

谁敢上盗版,谁就是傻瓜

现在我们手头有1000多个案子,400多个正在诉讼过程中。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柏立团律师向表示,自为,2010年的主要工作应该是处理掉手头的案子,新版权诉讼数量应该有所下降,目前视频站都对盗版问题非常重视,2011年案子还会更少。

2009年以来,视频站之间针对盗版的互相诉讼几乎成了家常便饭。光拿北京市海淀法院知识产权庭来说,近年关于视频分享站的诉讼量连年成倍猛增,2009年受理案件达数百起。激动总裁张鹤将其描述为络视频版权方长期遭受盗版侵权之后的一次集体爆发。

2009年9月,以搜狐为首的中国络视频反盗版联盟(下称联盟)向优酷、迅雷等视频站高调发起大规模诉讼;而随即优酷立刻纠集了一批自己拥有版权的视频内容对搜狐进行盗版反诉。与联盟结仇的还有迅雷,迅雷打出了揭露搜狐、优朋普乐虚假联盟的横幅,并在深圳某场发布会上,与联盟动了手,还召来了警察。

在一连串视频站版权诉讼引发的事件中,古永锵、李善友等视频站老总们俨然成了娱乐明星,他们之间热闹的口水战常常见诸报端。而就在引起媒体高度关注后,同行、版权人、监管机构也纷纷提起了精神,在全行业的专心监督下,视频站一下子收敛了。

现在大家都夹起尾巴做人,绝对没人再敢明目张胆的做盗版了,特别是热门剧集和电影。某视频站负责人向透露,在这个敏感阶段,政策面时刻可能介入,站都没有主动上传盗版的意愿,不信,你可以去搜搜《神话》,保准没人敢盗版。早几年,这样的热门电视剧谁不上就是傻瓜,而现在谁敢上,谁就是傻瓜!

互相陷害,互相诉讼

现在,盗版诉讼已经演化成了视频站全员参加的运动会,而且在这场博弈中,犯规者也大有人在,由此引发的怪现象层出不穷。

之所以所有视频站都坐上了被告席,是因为恶意向竞争对手上传盗版视频的现象频发,而且目前这种陷害行为的小辫子很难被揪住。最好的例子是,某视频站内部人士向诉苦,9点上传的片子,9:30就拿去公证了,这分明就是有丰眼窝受关注问题猫腻。

好在法院对该现象已有察觉,会针对盗版情节轻重酌情处理,虽然此类案件多数仍以原告方胜诉了解,但判罚赔偿金额明显减少。如酷六擅播高票房电影《赤壁》,最终仅判罚赔偿5万元,就有犯罪情节较轻方面的原因。

为了进一步打压对手,在告侵权的同时,部分站还打起了断对方财路的主意。如搜狐诉优酷盗版时,就把可口可乐等广告商也带上了,称其涉嫌在盗版视频上投广告。知识产权律师姚克枫对表示,这显然是意在打压竞争对手的恶意诉讼,打个比方,如果报纸的某些内容出了问题,难道还将相关版面上的广告主一并告上法庭?虽然法院最终也将该诉讼请求驳回,不过另一位律师也向表示,实际上这样的方法很有效,广告主很紧张,会向视频站施压,他就很喜欢使用这种方法。

随着版权诉讼的不断增加,不少视频站开始购买版权,但他们开出的价格却是流氓价。

梅平(化名)回忆,当时某视频站来公司谈,提出了购买大约10部片子版权的意向,然而他们开出的价格,却只有市场价的1/5至1/10,梅平说,这根本就是流氓价!更可恨的是,对方竟然威胁,如果不以他们提出的超低价格成交,他们将取消购买行动,并立刻直接上传盗版。

梅平认为,维权成本高,索赔金额低是造成该现象的根本原因。盗版视频站看准版权人没有精力进行过多的版权诉讼,所以坐地要价,唯恐天下不乱。 2009年以来,即便败诉,被告视频站一般仅需支付每部电影1.万元赔偿金,比购买正版版权便宜多了,而《非诚勿扰》拿到的15万赔偿金已在业界被认为是天价。

络版权像房价一样飞涨

一头视湖北医院看白癜风果频站激战正酣,另一头版权机构却坐收渔翁之利。张鹤透露说,短短一两年时间版权价格上涨了10倍都不止,最近采购的电视剧有的已经达到了每集4万元,而且参与买断版权竞购的竞争对手越来越多。

视频站业内人士常常把版权价格与房价的飞涨放在一起开玩笑,而且比房价涨得都快。过去,一部热门连续剧的络版权价格也就一两千元,而现在的价格是1万至5万不等。2008年底,《非诚勿扰》、《叶问》等电影的独家版权购买价格在数十万到一百多万不等,而当下如《喜羊羊与灰太狼之虎虎生威》此类热门电影的价格更将远远超过上述数字。

某电影发行商向介绍,电影、电视剧版权的传统分发渠道有:全国院线、电视台、音像零售市场、信息络、贴片广告等,而目前信息络的版权所得已超过音像零售市场,跃居版权人的第二大收入源。这也是华谊兄弟近期对新浪、搜狐等发起版权连环诉讼的原因之一,因为络版权这块蛋糕正变得越来越诱人。

海外片源成漏之鱼

虽然视频站对于盗版内容草木皆兵,但这目前还只限于国内和港台拥有版权的视频内容,因为目前仅仅这部分版权人高举维权大棒,而海外片源成为了视频站去盗版化运动的漏之鱼。

业内人士向分析,海外片源分为两种:一种是在国内院线上映的,如《阿凡达》、《2012》等,如视频站盗版此类片源,那么内地发行方可以直接发起诉讼;而遇到那些未在中国发行的电影和电视剧,最典型的就是热门美剧,那么国外版权方目前仅进行极少试探性的诉讼,国内视频站亦对此有恃无恐。

在优酷上搜索发现,如《阿凡达》、《越狱》之类在国内大热的电影和电视剧,站仍能做到安分守己;而对于那些在欧美热映,而国内知名度还不高的大片,优酷则极少放过,如《指环王》导演的新作《可爱的骨头》、由普利策小说改编的《末日危途》等好莱坞大片均能在站上找到。而在一直标榜很干净的酷六上,《吸血鬼日记》、《生活大爆炸》等在美热播,并在中国年轻白领人群中已颇具人气的美剧也都一集不落。

据了解,国际版权人已经委托国内律师进行过诉讼,并取得了一定程度上的成功。而且未来这种趋势肯定会继续发展下去,甚至不排除,像华谊这样资金实力雄厚的版权机构一次性买断大批海外影视内容版权,并在国内进行络分销和诉讼盗版的工作。

不过就目前来看,视频站如果想自身出资购买海外版权,那么它将显得力不从心。其实早在2007年九州梦曾尝试一次买断100多部欧美影片的版权,当时每部电影的价格就高达1万美元。如果将这个数目放到国内视频站中最有版权购买和分发经验的激动身上,按总裁张鹤的话测算,他们每年的购买版权花费大概占总投入的1/3,也就大约是3000多万元人民币。如果用这笔钱来购买欧美片源版权,那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长远来看,海外片源版权将可能成为国内视频站未来将面临的又一个无法承受之痛。

更可怕的对手还在后头

无论张朝阳、古永锵,还是张鹤、李善友,这些视频站和互联大鳄们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2010年视频站的洗牌、整合、浴火重生。摆在视频站面前的是,络带宽资源和成本并没有质变、风投融资难,还有增加站流量的成本和正版视频资源的投资,这对天天被风投追在屁股后面求赢利的视频站来说,难上加难。

酷六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2009年年中,就有媒体爆料酷六资金链断裂,6个月后,虽然李善友一百个不舍得,但酷六还是以一个不太贵的价格划归了陈天桥的媒体帝国旗下。这已被看成是,视频站捉对厮杀之后,最可能出现的局面。而事实上优酷也曾被爆出过收购传闻,称其被百度、新浪等互联巨头看上。

事实上,最可怕的就是百度、新浪这样的玩家。柏立团律师表示,他们有强大的资金、业务、广告、流量的综合整合能力,这是单枪匹马的视频站们最最缺乏的,如果诸如百度大举入侵视频站行业,那么他们将很难招架。

柏立团举例,一方面这些互联巨头可以将自己的优质广告客户,快速导入到其视频站业务,实现赢利;另一方面,用户流量和点击率也可被迅速引入,站人气可快速提升,这些都是先天的优势。

对于互联巨头的山雨欲来,视频站已开始积极行动。最新消息是,2月3日,优酷与土豆宣布结盟并共同推出络视频联播模式,双方将共享各自领域的视频独播剧。该联盟的优势是,南土豆、北优酷格局下,国内市场份额最高的两家视频站在用户数、流量等方面形成的垄断,显然他们已经开始利用合纵联横对抗已有的和潜在的外敌。未来,这两股势力的交锋将成为视频站下阶段角力的主旋律。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专家出诊表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冶疗效果如何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在线专家
重庆五洲妇儿医院是医保单位吗
西安高一生整形美容医院的权威专家是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