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许一力美国复苏是亚太噩梦的开始

发布时间:2019-10-12 19:29:43

许一力:美国复苏是亚太噩梦的开始

美国退出量化宽松的策略确实得到了充分的体现,最近亚太市场遭到血洗,资金出现了疯狂外逃。

亚太股市哀鸿遍野。印尼股市领跌,最近两天累计跌幅已达9.2%。印度股市也遭到国际投资者抛弃。从8月16日开始,东南亚国家的股票市场出现剧烈震荡,在6个交易日内,印度股市最大下跌幅度为8.30%,泰国股市最大下跌幅度为8.81%,马来西亚股市最大下跌幅度为4.58%,菲律宾股市最大下跌幅度为7.1%,新加坡股市最大下跌幅度为5.16%,越南股市最大下跌幅度为4.75%。

自2008年印度卢比对美元达到高点后,至今已经下跌了37%,这是40年最低。最近一次暴跌的导火线则是5月份以来市场对美联储缩减货币刺激规模的担忧,外国投资者急忙从印度的债券和股票市场上撤出资金,导致5月份以来印度卢比加速贬值,卢比对美元下跌超过12%。

在过去3个月,亚洲最主要的12大货币仅日元、人民币和港元对美元升值,其余全线贬值,其中印度卢比下跌11%、马来西亚林吉特跌8.8%、菲律宾比索跌6.5%、泰铢跌6%、印尼盾跌5.7%。尤其是印度和印尼两国的经常项目赤字均升至创纪录水平,刺激投资者大举抛售其债券和外汇;泰国连续两个季度GDP环比负增长,私人部门债务水平激增更加重市场担忧。就连中国的外汇占款也出现了连降。

美国到底想干什么?

在过去数年,美国一直利用自己的政治优势在经济层面推动着自己的一种循环怪圈:

第一步:开动印钞机进行量化宽松QE。泛滥的美元通过热钱形式不断涌入第三世界国家,输入型通胀引起这些国家严重的通货膨胀。在市场化处理下,各国忍受不了通胀带来的社会压力,往往采取提高利率来压制通胀;而提高利率的后果就是增加本币吸引力,本币升值预期增强。这还会进一步吸引更多的热钱流入,吹起更大的经济泡沫;等泡沫吹到足够大的时候,此前流入的热钱也就获利丰厚准备撤出。

第二步:美联储宣布加息,重现美元升值预期。在各国出现严重的通胀和经济泡沫后,货币继续升值的趋势难以维持,这时在美元升值的诱惑下热钱就会纷纷流回美国,因为再不走就会因为发展中国家的货币贬值而受损失了。热钱流走后,各国的经济泡沫也随着破灭,多年辛苦积累的财富也会被吸走。

第三步:热钱流出后,各国将面对严重的通货紧缩,经济体中的资金会严重短缺,一旦这种情况出现,各国经济将空前困难,企业将大量倒闭。而这时,获利流走的热钱又会重新杀回来,廉价收购各国的优质资产。

是不是国家阴谋还不知道,但这些逐利资本却不约而同的让这个循环真实的发生着。问题是,每一次循环的最后,都是新兴市场国家来买单。

最近的一次是1997年,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突然提高美元利率,与现任主席伯南克主导的QE退出,方式不同,但效果一样,新兴经济体遭遇严重的资金外流。97年亚洲金融危机的根源在于这里。

再往前数,80年代的拉美债务危机、94年墨西哥危机,都发生在美国紧缩货币后,拉美债务危机和阿根廷危机分别爆发在美联储开始加息后的第5年和第2年,均为加息到顶点的1年后。还有80年代末的台湾和韩国的资产泡沫破灭同样在美国紧缩货币后。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1年的阿根廷货币危机,也都发生在美国持续紧缩货币政策之后。

每一次的美联储量化宽松退出,都对应着新兴国家的每一次危机,这绝对不是巧合。

很多人纳闷了,美国为什么要这样子干,这就是它所谓的亚太战略?

从历史演变来看,美国是头号经济大国,强大的制造业奠定了美国在20世纪的绝大多数时间里经济繁荣的基础。但上世纪80年代初以来,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美国许多制造行业或消失,大量生产线迁移海外,美国经济逐渐空心化。美国服务业已占国民经济比重约80%,包括最赚钱的金融业。

美国人最基本的生存方式已经变成了金融生存。过去数年,美国多次进行量化宽松,让美元流向世界,而抽吸资源和财富。美国人正是用金融手段从全球向美国转移财富,虽然美国实体经济不振以及出口的实物财富越来越少,虽然美国常年维持庞大的贸易赤字,但这并没有问题,美国只要开动印钞机和几乎零代价的美元外流来换取实物商品,没有比这更合算的国际贸易了!

美国的经济已经完全演变成以美元纸钞换取全球实物财富的过程,世界范围内的国际贸易早已经不是一场公平的游戏。亚太国家也许常年为自己是贸易顺差国而骄傲,殊不知自己正成为美国的制造工厂,而工厂的材料正来自于自己国家,也难怪中国的单位GDP需要消耗这么多的资源和能源。更可笑的是,印度也在为制造方面逐渐赶超中国而沾沾自喜,殊不知自己正在逐渐沦为美国的"黑奴"。

有人说,美国一直这样子持续印钞宽松下去不是很好么?理论上,美元是世界货币,这是至高无上的权力。需要用钱的时候,就多印点。

可美国为什么老是要搞出那样的循环出来,无辜牵累亚太国家呢?这正是美国的道道所在。

其实美国已经意识到了,先前这种以印刷美元为主要生计的做法是无法长期维持的,尤其是08次贷危机之后,这种意识更加的强烈。

2012年,某顶级世界经济周刊对美国曾有过这样的评述:一个国家的纸币是建立在国家信用之上的,一个世界范围通用的纸币当然也要建立在世界信用之上。美国如果希望自己的美元继续成为世界货币,它是需要世界范围内维持对美元的信心的,这种信心的维持并不容易。正因为这样,美国国会每次在量化宽松的讨论上都特别小心,美国如果大幅印钞是会让世界范围对其失去信心的。面对人民币想成为世界货币的冲击,美国确实是步步惊心,小心翼翼。正因为如此,美国国会历年来讨论量化宽松以及国债上限等表现出的对世界人民负的态度,不失为一场非常成功的show。

根本点在于:成为世界货币是有代价的,印太多了就会贬值,这会让这种世界货币失去最重要的储备功能。所以美国虽然能印钱,但并不否认它对财富资金的渴望。

当前美国经济的一大半以上靠消费者支出来支撑,这么大的消费支出前提是美国老百姓手上有财富有资金。为了促使国内居民消费,美国不断放宽对信贷以及金融衍生品市场监管的力度。按照收支理论,超出当期收入增长承受范围之内的消费,只能通过从国外借入资本的方式实现。这也是美国为什么在国际收支上总是贸易逆差的缘故,某种意义上,它需要贸易逆差。而中国和日本等亚洲国家恰恰提供了这种条件。这些国家的储蓄比例很高,相对于投资巨额过剩,这些储蓄资本流入美国的可能性极大。过去数年的数据来看,美国吸收了全球其他国家七成以上的过剩资本,是全球其它国家的过剩储蓄造成了美国的过剩消费。

从这些年来看,亚太的其它国家刚好具备这样的资本实力。上个世纪90年代起,新兴的第三世界国家尤其是东南亚国家经济快速发展,成为世界资本的主要集中地,造成当地经济尤其是资本市场和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增长。在国内的目标实现之后,这部分资金迅速需要寻找新的目标。

资本流入给美国带来了很大的好处。美国贸易逆差持续扩大使大量廉价商品和大量廉价资本流入,加速了美国产业结构的升级,降低了美国的通货膨胀率,增加了美国就业,弥补了储蓄的不足,是全球资本流入造就了美国的经济增长。

美国经济的这种本身性缺陷,决定了美国必须要走进那种量化宽松-紧缩的怪圈。这种怪圈的代价就是亚太国家的危机,可见,美国非但充当不了亚太的保护伞,反而是制造亚太危机的最终源头。这才是美国亚太战略的实质。

历史也证实了,美国是不惜一切手段来弥补自己的这种本身性缺陷的。

为了达到财富资金转移这个目的,美国往年甚至不惜借助于战争。每次局地战争一打响,大量的资金财富就会从战争国流出,转向安全的地方,尤其是美国。科索沃战争就是一个非常好的实例。科索沃战争爆发之前,大约有接近万亿的热钱因为没有投资的去处而在欧洲上空游荡。只要战争一打响,这些钱就会因为投资环境迅速在欧洲转移到美国。事实上是什么呢?战争打响后,接近一半也就是5000亿资金迅速从欧洲外逃,这其中又有一半资金比如3000亿直接去了美国,直接支持了美国接下来数年的繁荣。

那么如果看看最近的这场伊拉克战争,世界范围内的金融市场又发生了什么呢?最显着的特征是,油价直接上涨,从40美元到140美元,油价从来没有这么疯狂过。石油美元再一次出现,美国借助于石油价格飙涨的借口多次进行量化宽松,美国再一次通过印钞来换实物。大量的美元造成了世界范围内资产价格的飙涨,尤其是大宗商品市场在09年创造了历史性的新高。

当然,美国也有遭遇危机而资本外逃的严峻时刻。911事件之后,美国内遇到了前所未有的资本外逃,大量的热钱从美国撤出流向国外,美元遭遇信任危机。那么美国该怎么挽回这种现象呢?还是战争。阿富汗战争就是这种产物,战争一打响,军事实力一展现,全世界的资本又重新对美国的信心恢复,外逃的资金全部回流,美国股市迅速回升。

美国过去几十年一直依靠局地战争展现自身实力,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时不时地实现财富资金从的全球性转移,美国确实需要世界各国的财富资本。

那么美国的一个最新手段是什么?

美国的手段高明起来了。从2012年开始,不断有各国对美国进行观点攻击:美国借着经济复苏的假象在吸引全球资本的流入。近一年来,美国媒体都在全面反映美国的经济复苏,美股也曾不断上涨。

的确,08金融危机后,逐渐从金融业部分回归制造业,这是美国正在转变的道路。但很难想象,在没有一个像样的新技术产业出现之前,去谈美国实体经济如何复苏是如此的空白。美国QE对美国实体经济的作用其实是非常小的,这一点从美国金融机构的存贷比仍然处于次贷危机以来的极低水平,就可以得知。最新的新屋开工数据,CPI数据都表明,当前美国经济依然处于非常弱的复苏当中,所谓美国经济的强劲复苏,实际上是不存在的。QE给美国经济带来的最大的效用,就是金融资产价格的上涨。至于先前美国经济数据的好转,或许也只是一种数据的合理加工而已,在这方面,美国人绝对是世界级的大师。当前美国的就业数据已经成为劳工部的数据魔术,已经缺乏了真实性。

美国需要忽悠其他国家的资本,来接盘美国的金融资产,包括房地产与股票市场,而最有效的忽悠方式,就是让外国资本相信,美国经济是真正的复苏了。

或许美国真能借假复苏来实现了真复苏。

问题是,美国复苏就复苏了,但每次的复苏都让亚太国家付出了太多的代价。

当然,亚太国家是今非昔比。在东南亚金融危机之后,经历严重打击的第三世界国家越来越注重外汇储备的规模,充实程度已远非1997年时可比。第二、与1997年不同的是,目前亚洲经济体大多不再实行固定汇率制度,因为这种制度很难抵御投机者。第三、外债是亚洲金融危机期间的一大杀手。当时,公司、银行和政府背负了巨额的美元债务,但他们的收入是本地货币。当本币贬值时,公司和银行无力偿还这些债务。而过去几年来,虽然债务水平有所上升,但多数债务以本币计价。比如如果你是一个泰国消费者,你贷了100万泰铢去买房,那么泰铢兑美元贬值不太可能影响到你的还贷能力。这并不意味着美元外流不会造成损害,但损害程度会较轻。

亚太国家更要吸取教训。每一次的危机都告诉我们,要对不太可能发生的事情有心理准备。不要低估困难,像上周印度那样的政策失误就可能导致事态失控。回望1997年,当时泰国?本志驮诟亲约涸谕饣阍镀谑谐∠伦?300亿美元的交易。当发现泰国央行的外汇储备几乎告罄时,就连IMF团队都感到震惊。

亚太国家是要认清美国经济的这种本质的,美国的复苏,往往就是亚太国家危机的开始。早一点做出准备,噩梦才会远去!

分销小程序平台
开通微店
有营业执照开微商城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