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魔天尊 第六十三章 承诺和性命

发布时间:2019-09-25 15:00:29

神魔天尊 第六十三章 承诺和性命

岳舞阳盯向宁小川,目光炯炯有神,道:“十年前,你父亲宁千意率领七十万大军讨伐嗜血魔门的总坛‘九死崖’,当时本侯和玉凝笙的父亲莫龙庭都在大军中,听从你父亲的调遣。但是宁千意和莫龙庭却私通魔门,出卖了大军的行踪,导致七十万大军死在九死崖下。”

岳舞阳怅然泪下,道:“本侯亲眼看见那些魔门中人将我们军中的好汉给杀死,给烹煮,给活吃,但是却救不了他们。”

“本侯死里逃生之后,将消息传回皇城。圣上大怒,本想将你们剑阁侯府满门抄斩,但是却念及剑阁侯府这些年来对朝廷的功勋,最终只赐了你父亲一死,却没有迁怒与剑阁侯府,这是皇恩浩荡啊!”

“至于左都尉大将军莫龙庭,一家老小全部发配边疆,家中的女子则被贬为妓奴。玉凝笙就是在那个时候被卖进观玉楼,当时她应该叫莫凝笙,那个时候她才七岁。”

玉凝笙也没有给岳舞阳下跪,听到岳舞阳讲出这一段旧事,勾起十年前的惨痛回忆,心中无比苦楚,眼中的泪水不停滚落。

宁小川的双拳紧握,很想揭发岳舞阳的丑行,明明当年私通魔门的人是他,却被他颠倒黑白说成是宁千意,这种人简直让人感到恶心!

“忍住,忍住,一定要忍住,岳舞阳现在是玉岚大帝身边的红人,更是王侯,就算我将当年的实情说出来,别人也不会相信我说的话,反而还可能惹来岳舞阳的抹杀。”

宁小川努力的克制心中的怒火,目光狠狠的盯着岳舞阳,牢牢的记住这个无耻的人,冷笑道:“圣上下令将人贬为妓奴,难道别人就不能再给她赎身?”

“当然不能,这是天子之权,皇家之威,谁都不能违逆?”岳舞阳紧紧的盯着宁小川,一股排山倒海的气势,向着宁小川压了过去,将宁小川身上的骨头压得“噼啪”响动。

他要在气势上压倒宁小川,逼宁小川下跪。

宁小川运转体内的玄气,以灭世剑气强行抵御这一股来自王侯的压力,朗声道:“圣上又不是真神,他难道就没有犯错的时候呢?他难道做的每一件事都正确?”

这是一句大逆不道的话,所有人都被宁小川这话惊得冒冷汗。

这小子不想活了不成?

“圣上就是真神,圣上英明神武,自然不会犯错。”岳舞阳冷笑道:“小小年纪就敢质疑圣上的权威,这是藐视皇权,这是谋反的大罪啊!来人,给我将这乱臣贼子给我拖出去斩了。”

岳舞阳本来是打算成全宁小川和玉凝笙,从而使剑阁侯府和大金鹏王府的联姻不攻自破。

但是他没有想到宁小川居然是一个这么有种的人,居然敢藐视皇权,这下就变得简单了,藐视皇权就是谋反,他现在自然可以顺理成章的将宁小川杀掉。

只要宁小川一死,剑阁侯府和大金鹏王府的联姻也就成为空谈,自然也就不能再阻挡玉岚大帝夺取剑阁侯府的两百万大军的兵权。

“只要除掉宁小川,就是帮圣上除掉了一个心腹大患,将来自己的权势肯定会更高。”岳舞阳的心头冷笑。

两个修为强大的军中高手从外面走进来,将腰上的大刀给抽出,伸手就去抓宁小川的手臂,要\u5

1000

06宁小川拖出去杀死。

“轰!”

一道风雷在空气中闪过。

宁千城豁然出现在观玉楼中,一拳击出去,将那两个军中高手给轰飞,撞破观玉楼的墙壁,滚落到大街上。

宁千城站在宁小川的身前,虎目圣光,身上透着一股无匹的霸气和杀意,长啸一声,“我看你们今天谁敢!”

这一声大吼,震得所有人都短暂的失聪,就像是龙虎发出一声长啸!

岳舞阳心头略微失望,要是宁千城再迟来一个刹那,宁小川就死定了,可惜这浑人居然及时赶到,今天要想杀死宁小川恐怕就不容易了。

宁千城虽然来了,但是却改变不了岳舞阳杀死宁小川的决心。

“侮辱圣上,藐视皇权,这是与谋反同等的大罪。宁千城,莫非你也相反不成?”岳舞阳沉声一喝。

宁千城根本不惧,双臂一展,身上便爆发出强横至极的剑意,如一道血光冲破了观玉楼的屋顶,大声道:“我若是想反,现在就可以让城外的两百万大军杀进皇城,到时候必定鸡犬不宁,遍地血尸,试问一句,你云中侯岳舞阳挡得住我两百万虎狼之师吗?信不信我杀你三百遍!”

宁千城的声音很狂,气势很凶,声音更是传遍观玉楼周围的大街小巷,被无数人给听到。

宁千城身上的那一道剑意,凝聚成一道血红色的光柱,冲破夜幕,穿透云层,就算是站在三百里之外,都能看到那光柱的影子。

“宁!”

“宁!”

……

皇城中,传来浩浩荡荡的大军吼声。

两百万大军同时高呼“宁”字,手举战戈,直击长空,那一股气势简直强横到极致,声音排山倒海,传遍大半个皇城,震动得无数武者心惊胆战,心头惶恐不安,难道剑阁侯府真的要兵变了?

“宁!”

“宁!”

……

1000

皇城外,大军的啸声,就算是在观玉楼中都能隐隐的听到,能够感受到那声音中的肃杀之气。

岳舞阳的脸色也变了,看着宁千城身上爆发出来的赤红光柱,心头暗道,“这应该就是他给城外大军释放的信号了,一旦我真的将他逼急,他说不定还真敢反。这浑人什么事做不出来?”

“好!好!好!宁千城,你有种,真是有种。”岳舞阳冷笑道。

宁千城道:“废话,我们剑阁侯府的男人都有种,不像有些人,种都长到脸上去了。”

老侯爷也凝聚出武魂法身,出现在观玉楼中,怒斥宁千城,“我们剑阁侯府对朝廷,对圣上,忠心耿耿,哪敢有丝毫反意。宁千城,你这个狂妄子,给老子滚回去面壁半年。”

老侯爷的到来,在岳舞阳的意料之中,只是冷眼旁观,别人或许觉得老侯爷真的是在责罚宁千城,但是他却知道这不过只是在做戏罢了。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作秀给所有人看。

先威慑,然后表忠心。

这样既能将人给震慑住,又让人无法责罚宁千城,这才是真正的手段。

剑阁侯府的这个老家伙在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名满皇城的浑人!

大金鹏王的武魂法身出现在观玉楼,背后凝聚出一只金翅大鹏,气势很吓人,沉声道:“这件事都被你们弄得满城风雨,到底有完没完?”

所有人,都不敢再多话了!

御茜茜跟在大金鹏王的身后,气鼓鼓的瞪了宁小川一眼,然后一双明亮的眼眸子又向着玉凝笙看过去,想要看看能够让宁小川不惜冒犯皇权都要赎身的女子有多么的美丽?

她本来是想带人来打死者勾引自己未婚夫的小妖精,但是才刚刚走出王府就被大金鹏王给逮住,然后带着她一起来到观玉楼。

当她的眼睛看到玉凝笙手中的寒蚕丹的\u65f

1928

6候,就气得头上都要冒烟了。

死宁小川,混蛋宁小川,居然敢将本郡主送给他的中级丹,又送给别的女子,这也太可恶了!

宁小川感受到御茜茜盯过来的眼神,心头感觉到莫名其妙,她为何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好像很大怨气似得。难道是因为我没有将乾坤布袋还给她,不对啊!分明是她自己主动要求送给我,搞不懂。

宁小川现在还不知道他和御茜茜的婚事

神魔天尊  第六十三章 承诺和性命

,自然也就不明白御茜茜那要将他吃掉的眼神。

“今天这件事就到此为止,谁若是还想要纠缠下去,休怪本王对他不客气。”大金鹏王的眼神有意无意的向着岳舞阳瞥了瞥,带着几分威胁的意味。

岳舞阳现在虽然权势滔天,但是却还不敢和大金鹏王叫板。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结束的时候,宁小川向前走出一步,无所无惧的道:“我要为玉凝笙赎身,这是我对她的承诺!”

这句话说出之后,全场所有人都惊了一跳,这小子居然还敢站出来,真是为了一个妓女,连命都不要了。

大金鹏王的眼神也跟着一沉。

老侯爷也怒了,沉声道:“小川,你给我退回来。”

宁小川坚决的道:“不退,作为一个男人,若是连自己做出的承诺都守不住,那还守得住什么?”

所有人都怔住。

真是不要命了。

别人都觉得宁小川傻,但是观玉楼的那些女子则都被宁小川身上的那一股决然给感动,也只有她们这种卑贱的女子,才无比渴望能够遇到一个这般为自己付出的男人。

若是能够遇到这样一个男人,就算是与他一起赴死,也是值得的。

玉凝笙满眼是泪,死劲的对着宁小川摇头。

御茜茜听到宁小川说出这话,心头生出一股莫名的悲伤,一个男人若是能够为了一个女人连性命都不要,那么这个男人得多么的爱那个女人啊!

她突然觉得真正多余的那个女人,是自己。

“爹,我……我不嫁了!”御茜茜的双眸中满是晶莹的泪花,最后盯了宁小川一眼,然后便转身跑出观玉楼。

御茜茜自然不知道,宁小川之所以这么坚持,并不是因为男女之爱,而是因为心中的承诺。正如他所说的,一个男人,若是连承诺都守不住,哪还能守住什么?

当御茜茜说出“我不嫁了”这四个字,宁小川的眼中露出一丝茫然和不解。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是所有人都始料不及。

老侯爷的心头也是五味成杂,紧紧的咬着牙齿,对着宁千城使了一个眼神,

宁千城点了点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拳打在宁小川的后脑之上,将宁小川给打晕,然后带回了剑阁侯府!

海口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海口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海口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海口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海口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